• 教日本人汉语之妙答“小姐”和“大姐”的区别

    文章来源:朔博国际汉教中心

  给日本人教汉语,有时会遇到平时想都不曾想过的问题。

  比如,有一次上课,课文里出现了“大姐”这个词,学生把它翻译成姐姐,读一段又出现了“二姐”,又把它翻译成姐姐,这就出现了问题,因为大姐和二姐不是同一个人,都翻译成姐姐,在故事里就成了一个人物。这时我就只好作说明,把大姐译成“第一个姐姐”,二姐译成“第二个姐姐”。

  日语里有“长子”、“长男”、“次女”、“三男”等户籍概念,但没有现成的以“大哥”“三姐”相称的说法。据我所知,能把数字用尽其用的,中国似乎可在世界民族之林首屈一指。比如,一个星期里的7天,从周一到周六只需要会说一个“星期”再加上数字的1至6即可。每当给学生讲星期说法的时候,我总要在他们面前得意一番中国人造词的智慧,对他们说“除了中文,哪个国家的语言也不可能用一个单词和6个数字表达出从周一到周六这么多的概念”。中国人对数字的巧用,再就是子女的排序,彷佛孩子多得怕记不住名或者记不住哪个先生哪个后生的,干脆就安上个数叫“小二”“小五”什么的。有时难得取个名字,就兄弟或者姊妹几个共用:“大明”、“二明”、“大丫”、“二丫”、“三丫”。

  话归正题,上面读的课文进行到后段时,又出现了“小姐”这个说法。我对“小姐”概念的理解,在过去是深闺浅出的名门之秀,现时则是站在饭店或什么堂皇大厅走廊一侧穿著旗袍工作服的长身姑娘,再复杂生动的场所中的小姐我也没机会亲眼领略。这样解释之后,有一个不算年轻但也不太老的中年女生说:“我去中国旅行购物的时候,有人叫我‘小姐’有人叫我‘大姐’,中文真是太难,总是弄不懂正确的用法”。

  我就跟她解释说,这时候的“小姐”和“大姐”很简单,“你去名牌化妆品专柜买香水的时候是小姐,去自由市场买大葱的时候,卖葱老乡会叫你大姐。”班里老少男女学生听了都喜笑颜开,以为领会了中文的神韵。


  • 预约精彩试听课,体验教老外中文的乐趣

    预约热线:400-8000-966


视频集锦Video
免费公开课预约试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