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佳铭:汉语角对我的对外汉语教学帮助很大

    文章来源:朔博国际汉教中心

  第一次同高睿的汉语角结束后,我发现理论学得再多,等到在老外面前发挥的时候,明显技穷了。高睿是一个来中国一年但是中文水平较高的英国人,上课基本不需要用媒介语,连拼音都可能不是必要的,他要的是新知识,不是基本功。由于那一次的讲课内容都是生词,虽然我加了许多图片,但一个小时下来他难免会疲惫,而且我的PPT也出现了一些不应该出现的长文字,困扰到了他,这些是我备课的时候没有考虑到的。经过第一次的尝试,我明白了前期的准备工作太重要了,包括对学生汉语水平的了解,学生个人的偏好和各种课本的内容安排等。

  第二次汉语角是在一个周二的下午,C老师和班主任都不在学校,我虽然有些慌,但心里也轻松了许多。学生是白鹭,一个非常温和、勤奋的学生。我在备课的时候就按着C老师之前讲得流程走了一遍,还看了白鹭之前上课给老师们的反馈,把整个两个小时安排得很充实,教学很有效率。我还记得那一天我先自我介绍,跟她聊天(测试),然后讲课(生词-课文-语法-练习),最后用剩下的时间跟她谈了问路的话题和帮她练习快速认汉语读音的阿拉伯数字,整个课程下来我感觉自己hold住了课堂,把课程教授安排得井然有序,最后在白鹭满意的夸奖下我重拾了自信!发现自己的进步之后我对对外汉语教师这个身份更加喜爱,而且有更大的动力的兴趣去多参加一下汉语角的活动。

  之后可爱的爱尔兰小伙儿Brian也是让我有了另外一种体会。Brian很爱写汉字,在上课的时候会很积极地用他那闪着求知光芒的大眼睛告诉我:“请把汉字一笔一划写在黑板上给我看!”很久没一笔一划地写汉字的我有些慌张,但是强装镇定在黑板上带着他“一撇一捺”地写。有时候我叫不出某个笔画的名称,Brian也无所谓,他只想跟着我写,于是那次课我养成了一个很“搞笑”的习惯,就是瞎掰笔画的名称。“小撇小捺小横小竖大横大竖”都被我编了出来,Brian学得也是津津有味……虽然学生并不介意,但是这样有违了一名对外汉语老师的专业性,这个我以后得改正,不得再这么随意。还值得一提的是教“出租车”这个词。备课的时候我没有考虑到“出租车”这个词给老外发音带来的痛苦程度,于是在刚上课没多久就教起了Brian这个词,他一发音就我就笑抽了,Brian看我笑,也跟我一起笑,于是,我们持续了将近十分钟的“出租车”的纠正发音和狂笑,最后我反应过来不可以再继续下去了,“打的”这个词才被我找出来,我于是立马让Brian学这个词,建议他以后在生活中也用这个,赶快帮助我们逃离“出租车”魔咒。这样一起笑的互动很搞笑但是很不合适,以后我尽力避免在课堂上笑到不能自制的情况。还是那句话:备课需谨慎,上课需hold住。此外,后来C老师给Brian补充的象形文字让爱汉字的Brian赞不绝口,这让我觉得象形文字该好好记记,而且如果一个对外汉语老师能随时随地亮出“两把刷子”,绝对能让学生惊讶到而且能提升老师的专业度。所以我以后要多学习,多积累各方面的知识,“以备不时之需”。

  前两天与Jeff度过了愉快的两个小时。不得不说的是,他虽然是个汉语初学者,但是却是个大大的挑战,在美国的时候他是个名副其实的历史老师。这样一来,教起Jeff来就更有挑战性,因为他会用一个老师的专业角度来考虑我的教学效果,这会让我比较慌张。Jeff用的教材比较老,我感觉就是生词很对话都稍微有点过时,但是我并没有在将近20个生词中挑一些出来详细讲或者扩展,而是直接让他一个一个词读一遍,仅仅问了他有没有理解,他一说理解了,生词部分就这样匆匆过了,这让他觉得生词多得没有方向,而且学起来也没有趣味。下课后Jeff给了我建议,今后我尽力去学会怎样适当挑词扩展让生词不那么枯燥。还有一个大失误就是特殊疑问句的一个问句:“他的老师是谁?”我一问这个问题,Jeff就提出:“可不可以说:‘他的朋友是谁?’”。当时凭我的语感,我觉得这样问是不合适的,因为“朋友”这个词具有概括性,除非说话人当时有特指某个对方的朋友,不然若是凭空问这个问题对方是没办法回答的。可是我当时也没办法解释为什么,后来Jeff帮我,就只让我多给几个例子,我就勉强给出了,“他的女朋友是谁?、他的司机是谁?”之类的问句,然后稍微总结了一下这几个句子的特点,但是我感觉Jeff还是没有完全信服。这是专业功底和备课准备的问题。所以,我觉得在备课的时候应该多问自己几个为什么,让自己多拿出一些例子,而不是让自己的思维局限在书上,这样一来没有给学生扩展知识的空间,二来自己也没办法训练自己合理地去联想和发散思维,不能使自己进步。

  收获真的很大,我以后会多参加汉语角!

  • 预约精彩试听课,体验教老外中文的乐趣

    预约热线:400-8000-966


视频集锦Video
免费公开课预约试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