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黎远勤:对外汉语是“返老还童”的课程,和儿子一起成长

    文章来源:朔博国际汉教中心

  “你——准——备——好——了——吗?”“真——的——吗?”自从学习了“对外汉语”的课程,我开始不由自主的一字一句的和儿子说话,也由此常惹得我和儿子忍俊不禁。一天晚上散步,儿子说:“妈妈,太晚了,我们还是回去吧!”“好——吧!”我像教老外那样一边回答一边还用手势比划着声调,并且特别注意了轻声。儿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说:“妈妈,你说话也太搞笑了吧。”搞笑吗?我倒觉得,说了几十年中文的自己,好像什么都要从头开始学习了呢。

  先是拼音。和上一年级的儿子一起学。我用一张面巾纸示范j和q的区别时,他觉得特别有意思,迫不及待的要自己试一试。看来这种叫做“气息感应法”的教学方法,不但有用还很有趣呢!当学到iou,uei,uen要省去中间的元音不写,而自成音节又要成为you,wei,wen时,我们是在忍不住要试问:当时编写这些拼音的专家们,你们是何苦啊?

  再是变调。三声的变调,“不”的变调,“一”的变调,还加个“轻声”,突然就感觉自己都不会说话了。担心处处是陷阱,处处发音不标准。开个玩笑说:几十岁的人了,也有些难为自己了,干脆从儿子的一年级书本看起吧。不过现在的我对这些知识点倒还真是有了一定的敏感度,一眼都可以看到儿子课本上的“轻声”音节,将来还可以给他讲解为什么“一”和“不”的音调不一样了。

  还有词语和句子的结构问题。这是最为匪夷所思的。小小的一个简单趋向补语,“刚和刚才”就要整个人人仰马翻,突然坐在前面都同学扭过头来问什么是“副词”,我就更抓狂了。那就让我截一段副词的顺口溜吧,尽管我仍然还是无法掌控。

  副词修饰动与形,范围程度与时间。肯定估计与情态,语气频繁用法全。

  稍微没有全和偏,简直仅仅只永远,已经曾经就竟然,将要立刻刚偶然,

  渐渐终于决忽然,难道连续又再三,也许必须很非常,最太十分更马上,

  越极总挺常常再,屡次一定也不还。时名副名看加在,名前可加副不来。

  前很后名都不行,单独回答更不能。

  说起来简单的“主谓宾”,随便找一句让我来分析一下句子结构,就知道我所描述的这部分的难度,不是用的“夸张法”。所以这方面只能“见招拆招”并一直努力恶补中。

  最后就是课堂中不可预知的以外。虽然学习了非常多而有效的教学方法,并努力使其用在实践中。可真实的课堂又会面临怎样突如其来的考验也让人既紧张又好奇。良好的心理素质和临时应变能力在这种场合显得尤为重要。想起了平时和儿子的斗智斗勇,想必在学习实践后,我的功力必有大增。

  学习语言,本想着是个枯燥,艰苦和一本正经的过程。而老师却让它在笑声中度过了绝大多数的课时,实在令人欣慰。多笑笑,也能令人越发年轻,所以我说得没错吧,这是一个可以令人“返老还童”的课程。

  • 预约精彩试听课,体验教老外中文的乐趣

    预约热线:400-8000-966


视频集锦Video
免费公开课预约试听